首页 选分类 历史军事 王子殿下的天使之吻

第29章

  第29章左汐夜生气了

  左汐夜看着我,亮晶晶的眸子如流星划过的速度黯了黯,然后又恢复了正常,“你知道我们认识多久了吗?”

  “我算一算。”我数着手指头,其实我们也没认识多久嘛。“两个月了。”我看着他认真的说,从他在樱花林抱我去医院的那一天开始,我们已经认识两个月了。

  左汐夜的肩膀抖了抖,然后他故意调整了一下坐姿,来弥补这个小小的动作。我奇怪的看着他,他今天到底怎么了?

  “两个月了吗?”他喃喃的说,视线飘向窗外,眼里竟是落寞的神情。此时,午后的阳光落了一地,在树叶上,在空气里舞蹈,那些沉静的尘埃随着空气的跳动而跟着舞动起来,在我们的周围形成了一团强大而眩丽的风景。

  如果生命是一首自由奔跑的歌,那么,我的生命应该是不完整的吧。没有谁的生命不能奔跑,不能自由的呼吸,不能自主的决定人生,除了我。

  手指绞动着,心里的不安却越来越强烈,翼!你……还记得我吗?

  “纤,忘了那段过去吧。”左汐夜突然转过头,认真的看着我。阳光在他的身后形成强大的阴影,他绝美的脸被分割成无数碎片,在我的眼前渐渐落下。

  我突然觉得这样的左汐夜好陌生,自己在他面前仿佛就像一张白纸,他什么都知道了吗?那么,我的病……他也知道了吧?

  “不!”我倔强的别过头,拒绝答应这个无理的要求。那是我跟翼两个人的秘密,怎么左汐夜却知道了,他凭什么要求我忘了翼。在我心里,翼已经根生地固了,怎么可以说忘就忘?

  我承认我对左汐夜是存在着好感,可那不代表他就能代替翼在我心里的位置,永远都不可能,可是心底为什么有小小的希翼,如果左汐夜就是翼那该有多好?

  摇摇头,笑自己太天真,这世界怎么可能这么小?除非太平洋的水全都干了,一年四季只剩下严寒的冬天,而我欧阳纤从来没有来过世界上。所以,世界还是好大好大,大到我找了十几年的那个人,到现在还没出现。

  眼里出现一层薄薄的水雾,忘了?呵呵……大概自始至终,都只有我一个人记得吧?翼,他可能早就忘了,现在的他可能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快乐的生活着,有爱情,有亲情,有友情,那么多那么多重要的东西存放在他的心里,他又怎么可能会留个小小的角落来记得那个跟他才相处短短一个月的女孩子?

  自欺欺人!

  我骗全世界,可是,最后谁都没有被我骗过去,他们都站在一旁怜惜的看着我,看着我傻,看着我痴,看着我,就这样在对翼的思念里一天天老去,一天天憔悴下去,直到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才能平息。

  心好痛,就像被什么东西挖了一个大洞,怎么补都补不上,用任何东西去填,也填不满。

  身子被人轻轻拥住,我缓缓的闭上眼,不敢再想下去。

  靠在左光汐温暖的怀里,冰冷的身体稍稍暖和了些,然后,我感觉到他的手臂更加紧拥住我,轻轻的叹口气,他慢慢的开口:“他……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他的声音在颤抖,只是我却不知道为什么。

  轻轻的点点头:“你知道吗?从小到大,因为身体,我没有朋友,只有他,他的出现让我原本灰色的生命渲染上了一丝色彩,我们很快乐的奔跑着,虽然我不适合奔跑,可是他会带着我一起飞翔,我以为我们会一起这样幸福下去,可是,他离开了,当我第二天走到我们的秘密花园的时候,那里除了空气什么都没有。”

  眼泪延着光滑的脸颊不断的砸下来,当时那种心痛和无助,现在想起来还让我忐忑,我只觉得我的世界被尖锐的利器扎了一下,然后鲜血就停不住的流下来,流下来。

  “之后的每一天,我都会去那里等他,我奢求着,他会突然出现,可是他再也没有出现过,然后我只有每天看着他改造过的天使之吻打发时间,再然后,爹地妈咪开始担心我了,我只好收起所有对他的思念,慢慢度过剩下的日子,所以当我成年的时候,我决定远离爹和妈咪,来到圣樱。”

  第一次,我向除了家人之外的人提起关于我和翼的那段过去。那是我无法触碰的往事,每一次想到,都会让我感觉到刺心的疼痛。

  对于左汐夜,我没有理由却又坚持的相信着他,就像相信翼一定会回来找我一样的相信。没有原因的,我就这样说了。

  说完,我侧过身看左汐夜,我的视线刚好落在他紧绷的下巴处,光滑的下巴因为紧张而显得冷冽,左汐夜他……怎么了?

  “你应该忘记的。”左汐夜突然低下头来看我,眼里的神情是我不懂的痛苦和无奈,“或许他永远都回不来了。”

  呵,永远都回不来了。

  “什么叫永远?”我重新低下头,紧盯着不安的手指,这是我最不愿意听到的答案,而此刻,它就这样从左汐夜性感的唇边硬生生的被挤了出来。

  “永远就是你心能到达的距离,纤,在你有限的生命里,他是不可能再出现了,这是你一直都知道的不是吗?”左汐夜看着远方,眼里是深不见底的惆怅。这样的他让我的心没来由的揪痛。

  “左汐夜,你也认为他不可能会出现了吗?”我抓紧他的白色衬衫,像垂死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浮木般用尽全力。

  他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更加用力的抱住我,然后他摇摇头,我的手也无力的垂下。为什么大家都觉得他不会再出现?为什么?

  难道是真的?他真的不会再出现了?

  “哈哈。不会再出现?”我笑了,眼泪在这笑容里显得格外滑稽,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也会这么绝望,绝望这个词在我的生命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即使是……当我知道我被打断的生命的那一刻,我也没有绝望过。

  我只是以一种无所谓的态度来面对我的人生,来面对我那虚无飘渺的未来。

  心底那小小的希望,就是翼能重新回到我的生命里,陪我走过最后的旅程。

  可是,大家都说不可能了。

  不可能,这么沉重的三个字,总是让我从睡梦中惊醒,然后,枕边是湿了一大片的泪渍,这么残酷的事实,几乎让我崩溃。

  “我恨他,我恨他,我恨他!他怎么可以就这样丢下我不管,他不知道我有多害怕,我有多难过,他通通都不知道,呜呜呜……”我使劲的摇晃着头,大声的吼着,嗓子处传来撕心的疼痛,眼泪像雨水一样停不下来。

  “纤,别这样。”左汐夜抱住我,将我的头轻轻按向他的胸膛。声音哽咽。

  “我欧阳纤发誓,就算林玄翼重新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也绝不会原谅他,不会!”我近乎咆哮,左汐夜拥着我的身体却明显顿了一下。

  然后,他修长的手指伸进我浓密的秀发里,“纤,原谅他吧,我相信他没有回到你身边,一定有他的原因的。”说完,他轻轻的闭上眼,眼角一滴透明的液体轻轻滑落下来,而我,没有看到。

  “不!”我带着泪痕的小脸坚定的看着左汐夜,“我不会原谅他,永远都不会原谅他!”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就被饶恕?

  那么,他的离开给我带来的伤害要多久才能平复?

  “左汐夜,我好累。”吼完了,我躺在左汐夜的怀里,闭上眼,他的身上有淡淡的蔷薇花香,淡淡的,如果不仔细闻,根本闻不到。

  “小姐,可以出院了。”正当我快睡着的时候,一道声音从房门口传来。

  我抬起头,看到刚才的吴医生站在那儿,有些尴尬,我这才发现,我躺在左汐夜怀里,而他则是紧紧的拥住我。

  这么暧昧的姿态,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自己的闯入有多不识趣。

  我忙从左汐夜的怀里挣扎出来,天!我刚刚到底是怎么了?在左汐夜的面前竟这么毫无防备?

  “吴医生,谢谢你帮我办出院手续。”我平复心情,然后向吴医生说。“我马上准备。”

  “左……左少爷?”吴医生似乎没有听到我的话,而是看着我身后的左汐夜,不可思议的叫出声。

  他认识左汐夜?可是,这不是莫氏集团旗下的医院吗?为什么这医院里的医生会认识左汐夜?

  左汐夜朝他点点头。吴医生也很快恢复了常态。

  “对了,紫颜少爷已经走了,他叫我跟你说,你回家的时候注意安全。”吴医生转身离开,然后丢下了这句话。

  一个人回家吗?

  看来紫颜是想把我跟左汐夜扎成堆吧,在翼出现之前,如果有个人分散了我的精力,那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可是,紫颜想到这些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样对左汐夜来说公平吗?

  我看了看一旁的左汐夜,咦?人呢?

  从床上爬起来,才发现站在角落忙碌的左汐夜。

  今天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我不确定的看向窗外,现在太阳正好落在如纱的窗帘上,这方向是正确的啊。

  可是,为什么身为全球跨国公司的下一任继承人的左汐夜竟在帮我收拾东西?

  我看到他把我的生活用品小心翼翼的装进一旁的lv旅行包里,然后再将我早上换下来的睡衣叠好,整整齐齐的放进另一个袋子里。

  看他这样的动作,似乎是经常做这种事,我很难想象,身为一个跨国公司的下一任总裁,这些事不是都有佣人打理的吗?为什么他看上去是如此的熟练?

  正要开口,却发现左汐夜的目光突然停在那束蓝色玫瑰上。“谁送的?”简短的三个字,我突然闻到一股酸味弥漫在整个屋子里。

  我摇摇头,我说的是实话,我确实不知道。

  左汐夜看看我,脸色变得特别难看,然后他提着那束蓝色玫瑰径直走向了垃圾桶,那束美丽的花就这样被左汐夜毫不怜惜的毁了。

  我在心里为那个送花的人小小的祈祷一下,希望他不要自己暴露自己,不然,让左汐夜知道了,那个人肯定会死得很难看。

  等等,现在好像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吧。

  我看了看左汐夜稍微好看了点的脸色,心里捏一把冷汗。

  晕!这都是个什么人啊?

  那是别人送我的花耶,他竟然不问过我,就这样把它给丢了。虽然我也不是很在意那束花,可是,心里就是为左汐夜这喧宾夺主的行为大为恼火。

  “喂,左汐夜,你会不会太得寸进尺了?”我双手插腰,冲着左汐夜吼。

  他还有些搞不清状况,一脸惘然的看着我,“你要看清楚,收花的人是我,而不是你,你就这样随随便便的把花丢掉,人家送花的人不知道会有多伤心呢?”我说得理直气壮,对左汐夜冷下来的脸完全无视。

  “你很重视那束花?”左汐夜看着我,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危险的气息瞬间布满全身。

  我微微向后退一步,打个寒颤,有必要这么小气吗?我不就是指责了他一番嘛,而且我又没说错。“对啊,你当然不可能理解别人的心情了。”像你这样没有感情的动物。

  “那我可以理解成,你很重视这束花的主人吗?”他向我趋进。

  呃……他这是什么话?我哪有重视这束花的主人啊?我只是为送这花的人感到可惜而已嘛。

  “没有啊。”他向前一步,我就后退一步。汗!我真的很怕他这个样子啊。

  “没有?”他继续前进,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奇怪,我在后退什么?他又不是大灰狼,我也不是小红帽,有必要这样吗?

  我停下后退的脚步,站定。

  “我说了没有就是没有,再说,你是我什么人啊,我为什么事事都要向你汇报?”抬起头,看着左汐夜。

  这句话,让左汐夜已经黑掉的脸更加恐怖了。

  好看的剑眉紧绷着,眉下的双眸则是一片望不到边的黑色海洋,只是没有了往日的色彩,反而显得暗淡无光,性感的唇紧抿成了一条线,像是在隐忍着。

  我说错话了吗?看着左汐夜这样的表情,我突然有些自责。

  “你说得对,我的确不是你什么人。”左汐夜丢下手里的东西,一个人闷闷的走了出去,经过我身边时,带动的风吹在我的脸上,让我突然颤了一下。

  左汐夜他生气了。

  我转过身看着他走远的背影,突然没有反应过来。

  左汐夜走到欧阳纤看不到地方,突然停了下来。突然一拳砸在雪白光滑的墙壁上,力道大得,指关节的地方立刻渗出了殷红色的鲜血。

  可是身体的痛远远抵不上他此时心里的痛。

  这该死的女人竟说他不是她什么人?

  她怎么可以这样说?

  呵,她为什么不可以这么说,他对她而言,的确什么都不是啊。

  难道她真的在乎那个送花的人?

  为什么心好痛,她真的会爱上别人吗?

  或许,她爱上了别人,就不会那么痛了,那么也是好的。

  鹰眸里的痛楚深刻到让人心痛,会有那样的经历的人,一定活得很辛苦,即使是痛到撕心裂肺也不足以奇吧。

  “欧阳纤,你这个大傻瓜。”喃喃的说着,眼角却滑过一滴液体,阳光从身边的窗台射进来,泪水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晶莹剔透,却又让人揪心的疼痛。

  左汐夜抬起头,看着天上的浮云,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如果他是那其中的一朵该有多好,没有束缚,没有烦恼,也没有痛楚,更没有想爱却不敢爱的折磨。

  他可以自由的决定自己所有的事。<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