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选分类 历史军事 王子殿下的天使之吻

第26章

  第26章梦溪

  她依然是那个可爱天真的公主,而自己就是摧毁她幸福的刽子手。

  抬起头看向那紧闭的房门,心揪痛在了一起,所有疼痛的记忆通通向他涌来,争先恐后的破体而出,从7岁后拥有的记忆,没有她的参与,少了色彩,只是回忆,一直一直。

  内心的深处,到处都是她明亮的笑容,还有稚气的脸蛋。

  每当想到这些,都足以让他拥有抵抗那个男人好一段时间的力量了。

  “那个小男生现在在哪里呢?”小雅皱着眉头,问。

  欧阳泽摇摇头,“不知道,从那个小男生离开之后,我就一直在找他,可是找了十几年依然杳无音信。”

  “那怎么办?”韩亦晨认真的问着,他们是不是要想办法找出那个男生?

  杨伊一看着眼前的少年们,忍不住热泪盈眶,她也曾年轻过。

  那些放肆的年华,张扬的青春,充满了色彩,美丽而妖艳。

  她希望她的纤儿也能拥有,能放开身心去拥抱幸福,拥抱明天。

  可是,纤儿她……可以吗?

  欧阳泽看着自己的爱妻又要掉眼泪了,连忙将她拥进怀里。他最怕的就是她的眼泪。

  “不如,我们试着把他找出来吧,那样的话,纤肯定会很开心的。”小雅原本黯淡的小脸突然明亮起来,这是目前,她想到的最好的方法。

  “嗯,这个方法不错。”秦擢着下巴,认同。

  其他人也都点头。

  “我看不用了吧。”一个声音冷漠的打断原本热络的气氛。

  大家不解的看着左汐夜,不明白这么好的主意,他为什么要反对?

  “她自己的事,我想她不会太喜欢我们来帮她做。”说完,左汐夜又下意识的看了看那关着的房门。

  他现在没办法面对她,请给他点缓冲的时间,让他冷静一下再来想接下来该怎样,一点点就好。

  欧阳泽与杨伊一眼里同时闪过一丝诧异。

  这个少年……似乎很了解他们家纤儿呢。

  视线顺着左汐夜绝美的脸庞向下移,看到他身上的点点血迹,那滴着血的手还微微颤抖着,他似乎没有感觉一样的。只是怔怔的看着纤儿所在的房间。

  这个少年……

  杨伊一看看身后的欧阳泽,发现他也同样看着左汐夜。难道……

  其实从刚才到现在,他们就一直注意着左汐夜,虽然他始终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静静的站在角落里,可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的存在感,很难让人忽视。当她说出纤儿的那个小男生时,杨伊一竟从左汐夜的身上看到了……痛苦?

  他全身都散发着冷漠的气息,惊人的容貌给他披上了更加神秘的外衣,神祈一向是个开明的地方。

  当初会任命他为七殿下之一,是因为他过人的智慧,自持的冷静还有灵利的身手,所以他们对左汐夜的背景与成长环境没有太多了解,看来,现在她得回去好好查一下这个左汐夜了。杨伊一在心里暗暗的下了决定。

  她现在对这个叫左汐夜的少年越来越好奇了。

  “泽,纤儿怎么样了?”一个磁性好听的声音打断众人的深思。

  众人同时回过头看向走廊的尽头,又是一群人风风火火的向他们走来。

  “凡,你们怎么来了?”欧阳泽看着好友们脸上着急的表情,就知道一定是纤儿的事惊动他们了。

  带头的是莫凡、李傲祈和圣西浩,后面分别跟着李琴,贺湘湘和小星。再后面则是他们的儿子莫紫颜、李哲枫和圣毅。

  “紫颜装在纤儿身上的跟踪系统显示纤儿有危险,所以我们就赶来了。”小星轻声的说,未施粉妆的俏脸还是那样美丽动人。

  “伊一,别难过了。纤儿肯定不会有事的。”李琴走到杨伊一身边,将她靠向自己,看到伊一那样,她的心里也难过得要死。

  “对啊,纤儿这么多年都过来了,这次肯定也不会有事的。”贺湘湘充满成熟魅力的小脸一脸坚定。

  左汐夜他们看着眼前的情况,神祈的四个统治者和家属都来了,那么,欧阳纤的病情到底严重到了什么程度?

  玄和秦率先跪在了地上,而南宫影他们也接着跪了下去,对于其他三位统治者,他们像对欧阳泽的尊敬一样的崇拜。

  莫凡看了看跪了一地的人,特别是那个全身是血的少年时,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若察觉的微笑,上帝真是太不公平了,十几年过去了,这男人还是这么好看,那张连天使都妒忌的脸不知道为他招来了多少麻烦,害得每天都要向他的亲亲老婆解释n遍才可以。

  “都起来吧。”李傲祈轻笑出声。看到这群少年,他又不由得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

  小雅觉得脑袋晕晕的,自己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今天接二连三的见到了大人物,那样的殊荣自己做梦都不敢想的,圣樱高中几十年的神话人物今天全都站在自己面前。

  天啊,她快晕了!

  “夜,受伤了怎么也不去处理一下?”圣西浩露出一贯的天使微笑看着冷漠的左汐夜。

  左汐夜抬抬眼皮,“我没事。”简短的三个字表示他不想再说话。

  圣西浩并没有为左汐夜的无礼感到生气,而是认同的点点头,在神祈,左汐夜是出了名的天使脸庞,魔鬼本性。

  高超的机智,如王者般的气质和冷冽的身手都让他在神祈拥有很高的地位,所以他不想做的事没有人能强迫他做。

  “影,你们怎么在这里?”圣西浩又转过头看另外三位,今天这里真是热闹啊。

  “呃……纤她生病了,所以我们来看看。”东方雾一碰到圣西浩带笑的眼神,就忍不住结巴。天知道,圣西浩这样无邪的微笑有多恐怖。

  “是吗?原来你们认识纤啊?”小星笑着说,弯起的嘴解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小雅失神的看着欧阳泽这群俊男美女,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的孩子都那么大了,他们看上去还是那么年轻,如果没有人介绍,她真的会误以为他们是纤的哥哥姐姐们。

  “是啊,纤跟我们是同校的。”韩亦晨也同样微笑着,那笑与圣西浩有得拼。

  莫凡等人点点头,算是明白,其实他们早就知道这四个少年与纤是同校,可是没想到,纤对这几个人来说这么重要,除了紫颜他们三个,神祈的七殿下里的四个都出动了。

  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

  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欧阳泽与杨伊一着急的问,没了往日的威严和神圣,此时此刻,他们只是最普通的一对父母,担心自己女儿的父母。

  穿着白袍的医生恭敬的向众人鞠了一躬,才慢慢开口,“小姐已经没事了,只是以后不能再做剧烈的运动了。”

  众人认同的点点头。

  左汐夜与南宫影的眉头同时纠结。

  “现在可以进去吗?”杨伊一问,眼神不由自主的瞟进去。

  医生做了个请的动作,瞬间,周围的空气被带动,形成一圈强大的气流。

  左汐夜与南宫影率先跑了进去。

  身后的一群人看了都微微一笑,这两个少年都是如此的优秀,对纤又是那么的好,那么,纤会选择谁呢?

  欧阳纤躺在雪白的病床上,苍白的小脸已经开始变得红润,绝美的容颜此刻却让人遥不可及。那几乎透明的肌肤薄如蝉翼。

  众人看了,心里泛起满满的心疼。

  有时候,上帝就是如此的不公平,当你以为你已经走到了最顶端,可以笑看自己的人生时,上帝会赋予你无法接受的事情,到最后,我们还是变成了生活的俘虏。

  阳光从窗外射进来,床上的人儿被镀上一层金色的光彩,那么耀眼,又那么虚幻。

  “纤儿……”低喃出声,杨伊一的眼泪都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莫凡几个人也是同样悲伤的表情,这个他们看着长大的女孩儿,如果上帝真的要夺走她的生命,那么,他们会比死更难受。

  左汐夜看着欧阳纤小手上的针管,液体正顺着管子一滴一滴的输入她的体内,左汐夜不禁握紧了拳头,她从小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与医院为伍,与药品相伴,这些似乎已经成了她生命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如果没有了,她可能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吧?

  “纤,她到底生了什么病?”小雅的声音哽咽了。

  杨伊一看着这个可爱的女孩子,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而且纤她会想让他们知道吗?

  看了看身边的男人,杨伊一不确定起来。

  欧阳泽看出她的困扰,握紧了她的小手。“纤的病情,我想让她自己告诉你们比较好。”欧阳纤的话将所有人都拉回了注意力。

  左汐夜只听到心里“咯噔”一下。仿佛心被撕下了一角。

  老大那是什么意思?难道纤的病真的有严重到那样的地步吗?左汐夜的眼睛黯了黯。

  好痛!

  我从黑暗里挣扎起来,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

  “纤,她是不是很痛啊?”一个声音闯进我的耳朵里。那是东方雾的声音,而且还带着明显的颤音。

  东方雾怎么了?

  “呜呜,纤一定很痛,都是我们不好,常常让她晕倒。”小雅的声音随后响起,哭得惨兮兮的。

  他们到底怎么了?

  “纤儿一定会没事的。”爹地?“所以,伊一别哭了,好吗?”难道妈咪也来了?这下死定了,他们肯定要带我回去了。

  我想坐起来,我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可是,无论我怎么用力,还是徒劳。

  手被人轻轻握住,那大掌里传递过来的温暖让我的心也瞬间暖和起来,这种熟悉的感觉,是上次被左汐夜强吻的时候留下的。

  “笨蛋,快点醒过来。我有好多话要对你说。”左汐夜如鬼魅般迷人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纤,你醒过来吧,大家都很担心呢。”紫颜这小子也来凑什么热闹啊?

  突然想起在篮球场上发现的事,我又在医院了吗?似乎,永远都无法跟白色的东西划开隔离号,它们总是突然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如鬼魅般阴魂不散。

  这次,我又捡回了一条命了吗?

  心被生生的撕开一条裂缝,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慢慢从里面溢出来,那么鲜活,那么痛,却又那么让人窒息……

  无奈的紧闭双眼,如果可以,多想就这样一直沉睡过去,想不起过去,也看不到未来,那么,心里的不甘也随着沉睡一并消失,为什么还要让我醒过来呢?

  既然已经被注定了结局,生命的过程就已经变得无关紧要,对我这个找不到过去痕迹的人来说。

  过了片刻,我慢慢的睁开眼,瞬间被眼前的情象给吓到了。

  “爹地,妈咪,莫叔叔,李叔叔……”我看着眼前的一大群人,一一的打着招呼。

  汗!

  叫个人都会累成这样。

  他们看到我,都一副中了福利彩票头等奖的样子,高兴得合不拢嘴。

  “纤儿,你终于醒了,妈咪担心死了。”妈咪激动的一把抱住我,她又哭了,怎么办?最不想看见的就是她的眼泪。

  “妈咪啊,我不是好好的吗?别哭了好不好?”我反抱住她,贪婪的吸取着她身上的淡淡青香。这味道还是属于我的,我还有权利和机会去拥有。

  “纤儿,你醒了就好了,爹地和叔叔阿姨们都担心死了。”爹地单手扶住妈妈的肩膀,另一只大手抚上我的脸,从上面慢慢的划过,眼里有沉重和悲伤。

  双眸黯下来,我又让他们担心了,对吧?

  爹地身后的叔叔阿姨们看到我醒过来,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从小就是这样,他们对我的疼痛,远远超出了对自己孩子的疼爱,而我,总是任性的让他们一再的担心,一再的悲伤。

  “纤,有没有感觉不舒服?”紫颜紧张的看着我,我看了看他身后同样紧张的圣毅和枫,心里涌起满满的感动。

  轻轻的摇摇头,他们紧绷的脸终于缓和了下来。

  拉回目光,我看到小雅喜极而泣的俏脸。

  “纤,你让我们担心死了。”完了,这小妮子的泪水又要决堤了。

  “别哭了,哭得难看死了。”我嘴角扯出一个笑容,打趣道。

  眼角不经意的看到南宫影沉默的俊脸和左汐夜紧锁的眉头。还有东方雾和韩亦晨若有所思的表情。

  视线向下移,我看到左汐夜衣服和裤子上的血,那鲜红的颜色并没有让我一贯的犯晕,只是心底的一角,突然涌起痛楚,为什么他总是这样不懂得照顾自己呢?

  “你们怎么也来了?”我看着这四个人轻声的问。那么,我的病……他们都知道了吗?

  “我们担心你啊。”东方雾露出无邪的笑容。可惜啊,现在看到他这样的笑容,我再也不会上当了。

  “我现在已经没事了,爹地,妈咪,叔叔阿姨你们都去忙自己的事吧。”看着满屋子的人,我摆摆手下着逐客令。只是不想让他们为了我耽误了自己的事情,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我就将成为过去,不是吗?

  于是,爹地和妈咪交代了一些话后,跟叔叔阿姨们率先走了出去,他们还是了解我的吧?知道现在的我,心里一定乱极了,我需要一个空间让自己冷静下来,才能再一次恢复原先的我,再一次装成淡漠一切的模样,只有那样,离开的时候,才不会那么痛,那么不舍。<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